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傅年年神色冷淡,傅钊宁也不好多说什么。他和主人格共用这具身体,这个时间段,应该是主人格的时间。

    他被主人格临时抓出来,睁眼发现不在公司,而在家里。

    主人格和妹妹关系不好,为什么不好,他不清楚原因,他没有那段记忆。

    他和妹妹傅年年的关系也一般,究其原因,大概是小时候不懂事,上初中时仍和她亲吻。那时的场景历历在目,以至于傅钊宁看到傅年年,也会尴尬。

    他的任务已然完成,主人格重新掌控身体。

    傅钊宁的眼神发生变化,坐姿也有了些许不同。

    傅年年一凛,抛下行李箱跑回房间。

    她已经不住哥哥房间旁边,如今住在傅朝朝隔壁。

    哥哥会真的人格分裂,她从前完全没想到。或许是他戏精的过程中不自觉地给自己下了太多精神暗示。

    傅年年和傅钊宁决裂时,他还是好好的,这两年越来越不正常。尤其是去年,今年还好一些,长辈们说他的两个人格可以和平共处了。傅年年有自知之明,她也是刺激得傅钊宁精神不稳定的原因之一。

    傅钊宁因为楚理清生气后,逐渐察觉她的异样。或许他本来就有怀疑,只是每次都被她安抚。但那段时间,他越来越不骗,他们吵过很多次。

    门将关上,主人格傅钊宁横插一脚。

    傅钊宁表情玩味:“跑得真快啊,宝贝。”

    “放开。”

    傅钊宁轻笑:“敢交男朋友,宝贝胆子越来越大。”

    “你搅黄了。”

    “可哥哥还是不开心。”

    傅年年死命把门关上反锁。

    这个傅钊宁简直是神经病,他不碰她,却喜欢搅黄她一切恋情萌芽,趁她回家夜袭她。天知道傅年年去年回家过年,睡个觉醒来,半梦半醒发现有人坐在黑暗里看着她有多可怕。

    她开灯,发现是傅钊宁,叫来了家人,问他在这里做什么。

    傅钊宁顿了顿,说新年快乐。

    傅年年想把送疗养院。

    家里人都说他是病人,虽然会做出奇奇挂怪的举动,但情况已经稳定了,要她不要刺激他。

    好气。

    可是接下来几天,她晚上都睡得很死,但醒来的时候,内裤是新的,旧的内裤不翼而飞,隔天干干净净出现在衣橱中。

    傅年年想报警,以前的她会忍,现在不会。但她没有证据,也没有被插入的感觉,身上更是干干净净,没有任何痕迹。

    她装了摄像头,可是晚上一到,摄像头被什么掩盖,什么也没照到。

    她无法证明傅钊宁一而再再而三地闯入房间。

    傅年年不禁产生联想,揣测他做到了哪一部。太久没做,她居然不争气地湿了起来。

    好在世界上科技能解决许多问题。

    傅年年想着先洗澡,有机会把行李箱拿进来,那里头藏着她买的小玩具。

    傅钊宁吃了闭门羹,一点也不生气,把行李箱推到妹妹房间门口,离开家前往公司。

    不急,她回来了就行。

    傅钊宁不记得怎么和傅年年开始的,但他清楚地记得妹妹软软攀着他和他交欢,白嫩的身子泛着粉。

    或许是他强迫的。

    因为决裂那天,傅钊宁执着地要个答案,傅年年怕人来,咬牙切齿地说:“除非你链子在我手里,否则我绝对不会接受你!”

    “傅年年,你当我是什么,狗吗?”

    “随你怎么想,傅钊宁,我已经长大了,可是你看看你,你还是和从前一样,你一直停留在从前,你根本就不成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