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傅年年数着心跳静静等待。

    这姿势太难受,有些拖她的后腿。

    哥哥呼吸频率变化,抚摸她的头发,傅年年仿佛惊醒似的,意识到拥抱不对,快速爬起来,侧坐在椅子上。她控制揉腰和打量他表情的冲动,力求表现自然。

    光影漫过来,少女柔弱的姿态仿佛折翼的鸟雀。

    偷觑一眼,哥哥抿嘴,眼中酝酿着风暴——她的话对他造成了影响。

    接下来,怎么把她的目的变成哥哥的目的,争取到尽可能长的缓冲期。

    问题是怎么让哥哥心甘情愿付出缓冲期的代价。

    人会愿意为什么人或事物而付出时间?桃子花费大把时间追星嗑cp,因为从中获得了快乐与满足,傅年年买裙子画画烹饪也是同理。

    仔细想想,她和桃子都花过冤枉钱,浪费过时间,事后理智时觉得不好意思,但在做出决定的那一刻,并不后悔。

    因为她们相信,那是值得的。

    她们喜欢那些。

    那傅钊宁喜欢她什么样子,最愿意为什么样的傅年年付出代价。傅年年回想一番,大概是……天真又淫荡?

    实验二。

    傅钊宁也起身。

    傅年年垂着头:“我知道哥哥骗我的时候,一点也不相信,后来证据摆到我面前,我还是不愿意相信……我还和你通话做那种事。”

    她抹去其他事实,以一种模糊的口吻诉说电话性爱戒断史。

    “你把我变成这种鬼样子,我一靠近就……就……”

    傅年年撩起裙子,抓着傅钊宁手往身下摸,呜咽道:“都是水……”

    的确水淋淋,傅钊宁掌心包着,感到少女私处的温热。

    “我好脏……”

    “年年,你怎么会这么想。”

    傅年年看着哥哥,看了秒眼睛,怕漏馅,看住他两片薄唇。

    鸳鸯珍珠奶茶呀。

    少女的眼里藏着淡淡的向往与哀伤。

    慢慢地,她指头越攥越紧。

    傅钊宁扣住她后脑勺,一把吻住她。

    他以指摩挲她的脸:“宝贝,你一点也不脏……”

    当然,她可爱干净了。

    傅钊宁:“都是我的错……”

    断续亲吻的间隙,傅年年搂着傅钊宁的脖子,轻喃:“哥哥,年年好怕。”

    “不怕。”

    傅钊宁抱着妹妹,让她坐在钢琴上。

    琴键发出凌乱的琴音。

    如同戏剧开幕的信号,傅年年领衔主演,矛盾又渴望的少女,忍不住和兄长做得天昏地暗。

    哥哥真的太淫乱了。

    他们从琴房做到卧室,中途随便吃了点东西。夜晚,傅年年洗完澡,靠在床头,两只脚踝被哥哥抓住,压到了大腿根。分开的两腿间,花瓣绽开,小穴被哥哥又湿又软的舌头舔舐。

    傅年年腰臀都在颤。以前也被哥哥口交,但她没有这样看过,哥哥揉着她的腿,脸在她下头拱动。呼吸扑来,小穴流出淫水,被他舔干净,而后他吮了一口她肿胀的阴蒂。

    才刚洗完澡,她屁股缝里都淌着黏黏的淫水。

    月黑风高,似乎要下雨了。

    狂风拍打窗户,傅年年听见玻璃被摩擦撞击的声音。

    夜灯这么昏暗,如果外头有人走动,也是听不到的吧。

    傅年年理解了傅钊宁琴房说的刺激。

    电视似乎开了起来,嘈杂的节目声效传到二楼,外头有人行走,脚步与风雨相合。谁上楼来——傅年年想象的世界,她和哥哥已经处于要被发现的地步,可是他们完全不知,她还张开腿坐着床上,哥哥抓着她的脚踝给她舔穴。

    马上就要被发现了,哥哥富有技巧的唇舌放肆挑逗,傅年年媚叫,因为内心始终有一点抗拒,刺激感反而更强。她催眠自己,迎合着兄长摆动腰臀。

    傅钊宁离开妹妹的嫩穴,看着她的眼,俯首:“尝尝自己的味道。”

    傅年年攀着他的肩膀和他亲吻。

    袒露的身体相贴,两团柔软奶球被他胸膛压扁。

    傅钊宁戴好套子,性器进入。

    傅年年媚道被撑开,紧致的嫩穴一寸寸包裹哥哥的性器,她勾着他的腰,细碎的呻吟因他的深入难以抑制地溢出。

    “哥哥……”傅年年轻轻喊,“好深呀……年年好喜欢。”

    傅钊宁呼吸加重:“妹妹怎么这么骚。”

    他挺动起来,傅年年娇声:“年年不骚。”

    她还可以更——

    呜,果然底线突破了下限就低了。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精神污染退散。

    “哥哥,风好大。”

    “嗯。”

    “年年怕。”

    傅年年轻哭:“我觉得好多人在外面。”

    “没有的,放心,没人能阻止我们在一起。”

    哥哥是这么想的吗。

    他们的目标是一致的?

    傅年年甜笑。

    她奶猫一般呻吟,拉着傅钊宁共坠欲海。

    做一场就放她走盟约撕毁了,傅年年亲自毁约,准备提出新提案,有值得赌一把的更大的收益等在前方。

    赌输了,也不会比现在更遭。

    哥哥一定要相信她啊,不论她说什么,她都是为了他们的将来好。

    傅年年任傅钊宁亲着的脖子,抱着她的屁股肉往深处抽插。

    实验二,收官。

    傅年年黑发披散,暂时抛开其他想法,享受起性爱来。

    好舒服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