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哥哥的手握到胸上,傅年年腾起淡淡的罪恶感。

    傅钊宁揉着软乎乎的乳肉:“这儿吗。”

    他手挪移,力度始终适宜。这么美好柔软的身体,弧线美妙,让人迷恋不已。

    仿佛解开了某种禁制,他不再那么矜持。而傅年年觉得自己变成了大面团子,在傅钊宁手里团来团去。

    傅年年观察他的神情,想明白他想从她这得到什么。

    “轻点……我要在上面。”

    “什么?”

    她一脸自暴自弃:“反正都这样了,我要在上面。”

    忽然,她惊呼一声,傅钊宁抱着她挞伐起来。傅年年神飞散,水液汨汨流,他射精,拔出来,摘掉用过的套子。

    太过分了。傅年年大口喘气,还跨坐在他身上。

    不能绕了,绕弯子不适合她,危险重重。

    傅钊宁戴上新的,后躺在钢琴凳上。“来。”;

    傅年年握住半软的性器。

    “如果我坐上来,你会放我走吗。”

    “年年,我已经解开你的手铐。”

    “家里的钥匙在你这,通讯工具也是。”

    “是吗。”傅钊宁淡笑。

    她慢慢抚弄肉棒,一边干扰他判断,一边说:“你说你不一样,我觉得你还是傅钊宁。”傅年年突然落泪:“哥哥就这么喜欢骗我吗。我们明明是要好的兄妹,怎么变成这个样子。哥哥就这么喜欢我的身体吗?”

    少女身体美丽,因为哭泣,肩膀微抖,没穿内衣,凸起的奶尖一颤一颤。这么美的一幕——做都做了,还做这么久,谁要当正常人。

    傅年年用手背擦了擦眼睛,神情哀哀:“我还以为,哥哥想和我永远在一起。”

    傅钊宁呼吸一紧。

    傅年年趴到哥哥身上啜泣。

    看反应,是后者。

    傅年年擅长照顾人情绪,这已经成了一种习惯,因此她经常能说出恰当的话,让别人感觉舒服。

    她和傅钊宁之前的对话,一直以她要离开为前提,这是否也使他不愿真诚。她该改变策略,把“如果傅年年可以离开傅钊宁”的前提置换成“如果傅年年愿意留在傅钊宁身边”。

    傅钊宁不是想离开就能离开的,她需要的一段缓冲时间。

    恰好,不久前摊牌的时候,她说过,她根本不在乎乱伦。有这个想法,是因为乱伦定局已成,要是她有选择,她绝对不会走到乱伦这一步。但何必和哥哥解释,误会往往有美丽的一面。

    傅年年状似无意地补了一句:“我想和以前的哥哥,我想和他永远在一起。”

    所以,你的应对是错的。

    哥哥,为了年年,你先保持混乱吧。

    傅年年抱住哥哥的腰。

    哥哥宽阔的胸膛就在她身下,她抱紧了些,似乎在贪恋兄长的体温。

    ——傅年年从前便毫不掩饰地以肢体接触表达对傅钊宁的亲近。

    哥哥这么会联想,还会给自己切换人设,他肯定能脑补到她需要的方面。如果歪了,再由她做一些修正。

    好紧张,手心千万不要出汗。

    傅钊宁迟疑地搂住她。傅年年伤心了一阵,喃喃甜蜜的谎言:“哥哥为什么不能等我长大呢。为什么要骗我。你明明知道,我想走自己选的路。如果……如果哥哥不骗我就好了。”

    她呜嘤一声,点燃炸弹的引线。

    字字句句燃烧弹般砸进傅钊宁的脑海,傅钊宁心口灼热,陷入莫大的震撼中。

    ——

    终于能出门聚餐了,提前更!想和大家做满5000珠与6000珠正文完结写番外的交易。已经欠了两个番外了,债多了不愁。

    每次看评论我都有点不好意思,男主多了好多迷人属性,我做人设只做了“人渣”。不过阅读注重的是个人体验,大家按自己的来就好。开心最重要啦~明天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