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连夜赶路到了城郊,徐珮同沐婉遇见竟是并没有攻入皇城的太子琰,一时间有些愕然。沐婉简直气坏了,“你这人怎么回事?为了今天我们谋划了那么多年……”

    太子琰却没有多说什么,只一把将徐珮搂在怀里。“我让皇叔顶着,阿珩会过去的……很抱歉,我不能再和珮儿分开……”苦笑地看着沐婉,太子琰只轻声道:“阿珩比我适合当皇帝……真的……”

    沐婉此刻却快被他气死了,无暇顾及其他,只砍了砍一旁的树干跃上马背,对着太子琰道:“你他妈一定要回来当皇帝,我可不想被那个混账骑在头上!”说完她便带着暗卫去找赵王珩了。多年以后,沐婉总在想当时要是死活逼着太子琰做皇帝的话,她同啊珩亦不会耽误那么多年吧……可惜,徐珮的男人们眼中只有徐珮,而沐婉的男人眼中却只有江山……

    “我,耽误你了……”难过地捂着心口,徐珮泫然欲泣。“你回去好不好?”伏在男人怀里,她有些泣不成声。

    “无法……你一直抱着我,我走不开……也不想走开……”说着,男人捧着她的脸低头吻了吻她的唇,便同她热吻起来。

    “你想去哪儿?”牵着马,太子琰只好奇地问她。

    “我……我们就在这儿歇息吧……我累了……”

    “那明日呢?”

    “明日?”应该黄昏前能回去看看孩子们?“明日,不论赵王如何,咱们回去看看孩子好不好?竟没有一个是你的骨肉呢……”

    “无妨……”温柔地抚了抚徐珮那乌蓬蓬的长发,太子琰只将她抱得紧紧的,“珮儿的骨血便是我的骨血,明白吗?”

    “这些年……好多男人呢……”苦涩地倚在男人怀里,徐珮只觉得好累好累,应该是方才闻到掺了毒汁的狼烟……快毒发了吧?

    “无妨,珮儿永远是我的珮儿,不论怎么变,明白吗?”

    “嗯……”竟是撑不过今夜呢……钻心的疼痛叫她几乎说不出话来,手指紧紧抓着男人的衣襟,徐珮又低声道:“若有来世,你找些找到我好不好……那一年,在护国寺的后山,都怪婉妹妹……给我带了个面具……竟是……错过了……”默默地闭上双眼,徐珮仿佛听见了马鸣声,又仿佛闻见了那年桃花的幽香……却是再也见不到了……

    三个月后

    “我都说不能事事瞒着我,你偏不听!你的解药怎么一点用都没有,珮儿已经昏了三个月了!”这三个月来也不知道是第几次同独孤鸣争吵了,齐王只急得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独孤鸣亦是万般无奈,他也不知道哪个地方出错了,明明提前找到她了,施针用药却一直不见成效。

    太子琰则一如往常,为徐珮上药,将那些泄出毒气的药往她的肚脐上贴。虽说齐王同独孤鸣的争吵总教他烦躁,可他仍忍耐着,等哪天珮儿醒来就好了……珮儿一定会把他们赶出去。

    自赵王珩夺了江山,太子琰哦不,现在该称呼他为慕容琰,便把慕容浔同慕容元姚,以及徐珮为先帝所生的幼子慕容琅接到了凌霄山庄同徐珮一起住着,慕容浔已经过继给了齐王,毕竟他俩是亲父子,慕容琅则成了自己的养子,元姚是个女娃娃,沐婉执意要让她继续当公主,便保留了公主的名号。

    男孩子总是心大些,每日看完昏迷不醒的母亲便学功课去了,元姚却柔弱敏感才四岁便会忧虑了直要慕容琰抱着自己看着母亲,一看就是一天。

    “琰伯伯,母亲是不是不愿意起来了?”捻着自己的香囊,元姚又不停地落泪,也不知道小小的人儿哪里来的那么多眼泪定是随了她母亲……

    “会醒的……不怕……”

    “独孤伯伯同齐王伯伯好凶……姚儿听他俩说话就怕……”

    “不怕,有琰伯伯在……不怕……”

    “姚儿可以摸摸母亲的手吗?姚儿生病的时候,母亲会一直抓着姚儿的手……”

    “去吧……”小小的手儿抓着母亲那瘦削的手,元姚忽地感觉一阵震颤。“琰伯伯……母亲她方才动了……”

    义贞元年,赵王珩黄袍加身于当年秋登基称帝,立赵王妃沐婉为皇后,沐皇后之长子慕容潜为皇太子,加封赵王府侧妃杨柔为淑妃,另一侧妃贺兰初云为宜贵嫔,其余姬妾六人则由沐皇后定夺位分,而慕容瑄之后妃则入国寺修行。其中却并无徐皇后的记录,有传言说新帝风流成性,把这艳后纳为私宠,日夜强幸,导致沐皇后独居椒房殿多年,亦又传言称徐皇后生性淫荡,同朝中权臣,郡王有染恰逢宫中大乱被某位郡王掳走奸污失身……诸如此类流言不胜枚举。久而久之有好事者或喜好杜撰风月淫事的,便把徐皇后的故事去真存伪编成了话本,在民间广为流传……

    义贞三年春

    “主子您瞧,我觉得这本最过分!竟然说你同婉姑娘两人自幼情投意合,有磨镜的嗜好在,后被两代帝王掳进后宫折辱!这真真气死人!”拿着一本名为双花劫的情色话本,侍书真真气不打一处来,可又觉得里边的男女交媾情状写的蛮好的,又脸红起来。

    徐珮如今已有五个月的身孕,昨夜也瞧了那话本,却瞥见慕容琰似乎在假寐只示意她小声些。

    而拂柳则为难地走了进来,“主子,信阳王跟齐王说夜里要过来……”

    闻言,徐珮忙同她使眼色,示意她不要漏了口风,慕容琰却一下爬了起来。“同他俩说,珮儿要养胎……”

    “哦哦,那你们忙,我跟侍书先出去……”

    “琰……你……也是小性了些……”被男人拉入怀中,徐珮有些羞臊地说着。

    “等咱们生够了再许他俩近你的身,嗯?”

    “我……好……”

    无奈地捏了捏娇妻的鼻尖,慕容琰知道她是无法做到的,算了算了,反正他俩别吵死人就好……

    (?′?`?)*??*接下来还有个类似于完结篇的长番外大概得有十几章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