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姚妹妹,你的发簪掉了。”将掉落在地上的玉簪捡起来,太子潜只温柔地走上前为她把发簪插好。“在想什么呢?”

    “没,没……”低垂着头规规矩矩地同太子行礼,元姚只紧张地捻着袖子,昨日太子妃已经警告了她一次不许再同太子殿下如此亲昵相处,元姚直不停地躲着她。是啊,她才丧夫滑胎半年不到,沐皇后许她在后宫静养已是大恩,如何敢再胡乱作为?

    “从前妹妹不与我如此生分的……可是有人说了什么?”风儿拂过元姚的脸颊将她的鬓发弄乱了,太子潜一如往常为她将鬓发塞在耳后,他的姚妹妹生母是前朝有名的徐皇后有大周第一美人的艳名在,她这个做女儿的除却继承了她的美貌也继承了她的性情……还有多舛的命运,好生教人怜惜,可惜他们是堂兄妹,并不能逾越……

    难过地咬着唇儿,元姚只不住摇头,“太子哥哥,你……莫要再这般,姚儿消受不起,母亲,母亲来了信儿让我去她那儿暂住,养好身子……”

    “怕是独孤鸣那混账要把你嫁给长孙德容不是?”一想到前几日他隐约听见独孤鸣提议元姚改嫁,他就一肚子火,那老东西不养老去老是多嘴多舌!

    “太子哥哥,莫要说独孤爹爹,他到底是疼姚儿,琰爹爹也没同意……哥哥放宽心。”

    “那齐王呢?他可说了你改嫁了,他才安心把元姮许人家……”

    “哪里……哪里就有人要了……哥哥总是怄我……”终是忍不住抹抹眼泪,元姚只坐在栏杆上咬着手指头低泣。“才嫁过去一年不到君侯便没了,肚子里的娃娃也没保住……谁会要我?”

    “妹妹……”心疼地抱着元姚,太子潜很想说一句“我要你”却是不能够!眼眶红红的地瞧着元姚,男人只觉得辛酸万分,若她貌丑一些便好了,这般自己便不会迷恋,若她不是慕容瑄的女儿便好了,这般自己就同她没有血缘关系在……这般……

    被太子潜抱在怀里,元姚只同小时候那般轻咬他的衣襟,悲悲戚戚的,如同母亲说的她便是薄命相,不如做姑子去好了……“我想出家去……如此大家才好安生……哥哥也不为难……哥哥的心思,瞒得过旁人却瞒不过我这个痴傻的。”

    “妹妹……”

    “你真当姚儿是傻子么?”

    “姚儿,姚妹妹……”低头勾着元姚的下颌,太子潜终是忍不住在她唇上落下一吻,抱歉,哥哥还是忍不住……坏了妹妹的名声……男人不住这般思索,见元姚并不抗拒自己又大胆地撬开她的唇儿勾起她的小舌温温柔柔地勾弄着。

    而不远处正偷窥着这对小年轻的齐王忍不住低声问:“你为何不告诉珮儿,姚儿是你的种,害她同潜……”

    “你没见他开口闭口混账老东西吗?我独孤鸣怎么会让女儿嫁这种人?”

    “你……真是!”

    “琰,你瞧,他俩又在商议什么?”指着走廊那头的独孤鸣同齐王,好些年月未曾进宫的徐珮只不住轻叹,“定不是在谋划什么好事。”

    他的珮儿如今眼神越发不好,慕容琰却真真切切瞧见慕容潜吻了元姚一时愁得皱起眉头,忙把她引到另一头去。“咳咳,管他们做什么,便是谋算什么也是算计阿珩同沐婉,咱们到别处走走吧?”

    “那……去给宜淑皇后上香吧……”个个都当她是傻子呢!慕容潜偷吻了姚儿她可看得真切!可如何是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