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珮儿真的……不记得我了吗?”蹲下来把徐珮搂在怀里,男人眼中满含泪水。“是我来迟了……”

    这时候,却听见外头有脚步声传来,男人忙躲了起来,只见齐王一脸心疼地走了进来,“珮儿,我来看你了。”齐王从来不知徐珮装疯的事只以为她真疯了,今日听说他们的孩子第一天上书房学认字不禁过来偷偷瞧瞧,这些年来他总是小心翼翼地守候她,虽说有些龌蹉却也三五不时哄着她与自己交媾,她似乎也不怎么拒绝自己。

    “叔叔……”怯怯地上前,珮儿直紧紧搂着齐王的腰,为了让那个男人死心,她只能这么做。“叔叔去哪里了?珮儿下面痒……”故作娇憨地挠着自己的穴儿,这是他俩独处时徐珮常同齐王说的勾引言语,男人总是很受用。

    “珮儿……若你清醒时也这般依赖我,便是死也情愿……”温柔地捧着她的脸儿轻吻,齐王忍不住将她抵在墙角,一寸一寸地吻着她的脸颊同脖颈,不多时两人便纠缠在了一起,虽说只半褪了裤子,彼此却很是痴缠,两人只热烈地交媾着,躲在暗处的男人只看得心酸不已!

    他的珮儿,难道真的疯魔了吗?还是只是为了断自己的念想?失魂落魄地悄悄离开,男人熬到黄昏才回了广陵王被困的所在。

    “或许,她真的熬不过去……毕竟,先是先帝驾崩,后来你又兵变失败,她以为你死了……”拍了拍太子琰的肩头,慕容笙亦是无奈。

    一身男装打扮的沐婉却很不服气。“疯了也是你们这些臭男人逼疯的,你在这儿发什么呆,不能去宫里把她掳回来吗?”将匕首插在桌面上,沐婉越想越气,“一个个都跟我说时机未到,如今徐姐姐都被糟蹋坏了……”

    “阿珩已经在围场埋伏下来了,如今再同其他人马会合,将慕容瑄同独孤鸣一网打尽才是关键,到时候阿珩的部下伏击慕容瑄,我跟琰对付独孤鸣,齐王如今被独孤鸣排除在势力之外,只要把他们两个拿住就成了……”将匕首拔出来递给太子琰,广陵王只低声道:“只是这次不论成败,便只有一次机会,你把徐珮带回来吧……不论成败……”

    正如太子琰同赵王珩谋算的一般,半个月后,慕容瑄按国俗入秋便启程前往围场,只是让他们意外的是,徐珮并没有被留在皇宫,而是同慕容瑄一齐前往围场,同行的还有齐王,独孤鸣则留在京城,而慕容瑄不知道的事,独孤鸣把皇城的禁卫都换了,如今慕容瑄能掌握的只剩下随同他出行的禁卫而已。独孤鸣已经扮演了多年的螳螂,如今他应是那局外之黄雀,而局外之局却是蛰伏着太子党。

    而徐珮则是那只能够啼鸣的蝉,在独孤鸣看来她便是这样的存在罢了。倚在男人怀里,徐珮只奶声奶气地数着垂在马车窗边的流苏。“一,二,三,四……十……爹爹有十个对不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