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温柔地抚了抚徐珮那近来才慢慢圆润起来的脸颊,只低声道:“那……爹帮你吮出来好吗?”

    “好呀好呀!”笑着伸手捏了捏慕容瑄的脸颊,徐珮不住应着他的话。便抱着男人的脑袋主动把乳头塞进了他嘴里。

    “那些药可以维持多久?”从勤政殿出来,信阳王便借着偶感风寒的由头把李太医寻来,方才他同徐珮处了一会儿她确实没有丝毫从前的影子,的确只有幼童的心智,这才召他来问问。

    “回王爷,那方子是安太医留下的,臣还未曾在任何人身上试过……不过安太医生前曾说过那药隔五天服一次可以维持病人神志如幼童一般,且不伤身体,若是要她清醒只需停药十天便可……”

    “那,暂时别让她清醒了,让她好好取悦咱们的陛下。”

    “是。对了,方才李术让臣黄昏时分为皇后娘娘请平安脉,似乎想询问皇后娘娘何时宜侍寝。”

    闻言,独孤鸣只轻笑,“你且吊他半个月胃口。”

    “是!”

    五年后

    “主子,您牵错了,这是元婼公主,咱们大皇子跟元姚公主还在后头呢。”自从永和二年太子党之乱平定之后,皇后徐珮便患病了,心智只如幼童一般,不过皇帝陛下倒是一直对她宠辟专房,自她身子恢复后日夜宠幸时时带在身边,一年后便又诞育了二公主,如今六宫事宜虽是兰贵妃主理,却无所出,仍是以徐皇后最为尊贵,即便她是个不正常的女人。

    “啊?又把他们落下了,侍书姐姐,是不是珮儿又错了。”忙把元婼牵到同行的容修仪手中,珮儿赶紧回头把元姚抱在怀里。“哦哦,乖,小姚儿不怕,姐姐抱。”在宫人们看来,虽说徐珮诞育了一子一女,可她却一直以为自己是他们的姐姐,并没有丝毫为人母的自觉,若不是椒房殿里有一堆宫人服侍,是没有人敢相信徐皇后能照看好他们的。

    今天宫里办了皇族宗室同聚的琉璃宴,一如往常是兰贵妃主持,而她这个徐皇后只需带着一双儿女陪着慕容瑄坐着便成。

    慕容瑄等了好一会儿,才见徐珮同孩子们过来,男人不住拉着她的手问:“珮儿可是顾着玩绒球了?”

    “啊,小姚儿不高兴,珮儿哄小姚儿。”整个人同往常一般缩在慕容瑄怀里,徐珮扶着碗舔了舔里头的甜汤,今天的莲子汤不错。

    宗亲及命妇们都见惯了他们的皇后疯癫模样倒是见怪不怪,只六年来第一次进京的广陵王见了不住皱起眉头,他身边的小世子则是一直盯着徐珮瞧,不住道:“父王,她就是皇后吗?”

    “嗯……她就是……父王一直同你提起的皇后。”亦是你的身生之母,广陵王,如此想着,整整六年过去了,她忍辱负重,频频为慕容瑄诞育子嗣,疯了比清醒的好!

    徐珮隐约觉得有人在窥视自己,却又觉得一如往常,只埋头吃着莲子汤,自己那份吃完了,又挪了皇帝陛下的去,慕容瑄见她爱这汤又让人奉了一碗来,喝完第三碗,徐珮打了个饱嗝,又捂着下体道:“爹爹,珮儿要去尿尿。”

    “侍书,带皇后去如厕。”

    “是……”拉着徐珮往廊道上去,侍书只不住抱怨。“主子不该吃那么多汤汤水水,夜里又要闹肚子!”

    撅着嘴儿,徐珮只捂着下体道:“可是珮儿口渴,很口渴……”

    而暗处一双眼睛正盯着徐珮瞧,男人不住热泪盈眶,终是一再委屈她了……不知道她是否还记得自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