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嗯唔……殿下……轻些……妾身受不住……”深夜的安王府里颇为寂静,唯有安王与王妃的居所里仍是红烛一片,春情旖旎。装饰得红艳的大床上,放下来一半的纱帐不住摇曳着,年方十七的安王妃浑身赤裸地跪在床上,一对木瓜似的大奶子正不停地乱晃着,安王慕容瑄正跪坐着挺着腰杆,对着楚楚可怜的安王妃徐珮肆意操干,徐珮那纤纤十指紧扣着床褥,不住抓挠,昭示着这场交媾是如何的激烈。从那樱桃小口中流泄而出的呻吟是那样地诱人,只刺激得男人更加卖力抽插。

    “珮儿……我的小珮儿……你真美……”拢着徐珮的纤腰,让她贴着自己的胸膛跪坐着,男人不停地蹭着她的后颈,不住轻咬,只折腾得她不住低吟。“不要……求,求,王爷不要……我受不住……妾身真的受不住……”羞耻地捂着自己的雪白奶子,安王怀里的娇美人只这般央求,她才嫁进来三个月,原就是刚长成大人的年纪,徐府是仕宦人家从来门风森严,这般人家出来的女子哪里见识过情欲滋味,徐珮即便是明媒正娶的王妃亦是难堪羞臊只不停地求饶,希望男人能放过自己。

    男人却轻咬她的耳垂,抓起她的玉手抚着她的酥胸。“娘子这是得趣了,不怕的,你瞧瞧你下面好湿,小嘴儿也贪吃……把夫君咬的死死地……”安王是个闲散王爷,但却斯文有礼,徐珮一直以为他是个不好色会疼人的,才在他上门提亲时悄悄同母亲递信儿允了,谁知道,这家伙色的很,十日有九日要在她穴儿里做窝,每每入夜总要把她折腾得几乎昏过去才了事!如今才射了一回只怕还有的受呢!

    就在徐珮以为自己又会被操晕过去的时候,外头忽然一阵动静,不一会儿安王身边的暗卫便来报说皇帝陛下有要事召见,安王便停下了抽插的动作,忙将肉棒抽出来,把徐珮抱在床上放好。

    “是,是有什么急事么?”拿被子捂着自己的身子,徐珮只忧心地问,她一颗心碰碰直跳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不怕,许是宫里有急事。”温柔地握着徐珮的手儿,男人又低头吻了吻她的额头,“我去去就回不怕,娘子。”

    虽说男人好色却总爱唤自己娘子,单这点就把徐珮的一颗心套的牢牢的,她也不曾多想什么,只一心一意爱着男人,她怎么也没想到往后的自己会过上怎样可怕的生活。

    从安王离开,到第二天黄昏,他一直没回来,徐珮害怕极了,不知道该怎么办,只着急地在房间里踱步。大约入夜,才有暗卫来报说,朝中有人构陷安王与赵王谋反,皇上一怒之下把两位殿下都囚在了宫里,徐珮一个妇人家,听见这话几乎晕了过去,一时间完全没了主意,只哭着问安王的生母贵妃娘娘可有法子?谁知道贵妃娘娘前日就被软禁在了懿云殿。

    徐珮实在没办法只哭哭啼啼的,思来想去才道:“且先让王府的人备车马,我,我进宫给陛下请安……”徐珮知道自己人微言轻,皇帝陛下未必肯见她,倒是她从前曾替自己父亲起草一份谏书,曾因此被皇帝夸赞过又因此加封了清河县主,她只能祈求皇帝还记得她这么个人,让她替安王说两句话,实在无法能同安王在一起也是好的!

    不想才刚到皇宫,皇帝一听安王妃来了,立刻在昭华阁召见她,这倒是徐珮意想不到的。因着行事匆忙,徐珮并未穿上朝服,只穿着一身水蓝色的衬裙外头绑着碧色裹胸罩着一件团花碧蓝外裳便红着眼迈进了昭华阁,在宫人的指引下战战兢兢地跪在皇帝跟前,徐珮只捻着下裙,抽抽噎噎的。

    “你是徐雍的女儿?”皇帝隔着珠帘召见她,也不管她如何害怕如何哭泣,只不紧不慢地问她。

    “臣妾……是安王的正妃……”她已经出嫁了并不想牵扯母家,只如此说道。不料皇帝一听到安王这个名儿气得直接把手中的茶杯摔了。

    “你可知道安王密谋造反?!安王才出事,朕命人封锁消息,你如何得知安王被囚宫中的?”

    “我……臣妾……臣妾害怕担心……所以进宫来……”不想一开口就得罪了陛下,徐珮只不停瑟缩着,一时间乱作一团,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那皇帝却分开珠帘走了出来,还想发怒却见徐珮生得粉雕玉琢一般,一对桃花眼哭得红红的,虽是素面却是长眉入鬓,樱唇嫩红,一时间竟看呆了,尤其是那半露出来的酥胸因着哭泣一颤一颤地,皇帝忍不住咽了咽口水,一时怒火全消了,皇帝陛下感觉自己对这个娇媚可人的儿媳起了欲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